科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新闻

香港那么小凭什么成为东方好莱坞

新闻
来源: 作者: 2019-06-08 13:38:21

月经后期病吃什么好
经间期出血吃什么好
更年期痛经的原因

本文发于香港电影

文:三婶

时过境迁,再来讨论港产片的火爆程度已经是过去式。 但是作为弹丸之地的香港,能够在华语电影史上攻破其自身的地域局限,并且风靡东南亚,以至于惊动远方的好莱坞,都足以证明香港电影对于整体亚洲电影的中坚地位。

香港电影是电影史上的一个成功,过往三十年,美国电影产业鲸吞世界,但在同一时期于香港的票房却寥寥无几,最卖座的电影所占票房有时也不到三成。

探讨过去的香港电影产业对于如今的整体华语电影发展也有着辩证的意义。华语电影虽有着自身的桎梏和缺陷,但假以时日,以一套成熟运作的产业链及充分了解并且发挥自己的魅力特色,必能有朝一日与港产片曾经的辉煌一样征服亚洲。

不妨就从过去的港产片成功看起,试图来窥探一些电影产业兴旺的门道。

电影,作为一门大众娱乐方式,已经在人类生活中存在了100多年,电影逐渐成为人类生活中的一部分。

香港电影里头有不少英雄人物,还有黑帮头目、古惑仔,类型纷繁多样,展现了全方位的香港文化,也将香港这座城市的风貌特点放到最大,吸引了无数为之倾倒的看客。 在当年的亚洲电影市场,港产片是唯一作为有力的抗争者与日本电影抗衡,但是相比日本,香港小小一块地,居然能够迸发出如此强大的创作力量实在是堪称传奇。

国片之父 黎民伟

日本侵华之后,移民浪潮吹到香江港湾,香港电影也如同她的殖民地历史属性一般,是移民耕耘的结果,港产片的第一批中坚力量几乎都来是由内陆移民而来,我们现在说香港电影人“北上”,追溯源头,其实是内地电影人“港漂”为先。

三十年代起,不少文人参与中国电影开拓工作,「左翼」文人先后加入明星、艺华、联华等公司。战后及解放前后,上海一些电影人、文化人、写作人南来香港,造成文化新方向。

可以说,早期的香港电影与上海电影密不可分。

期间最流行的电影类型是粤语戏剧片,一星期左右可以拍摄完成一部,影片的成本也相对廉价,国语片当时需要2到3万美元,而粤语片只需要一半的成本,很大部分的原因在于创作上的“粗糙”,这种“粗糙”经后成为了港产片一个潜意识内的通病。

电影人的到来也预示着电影厂和电影资金的到来,联华电影公司不再是30年代一家独大的电影公司,一时间各路电影人在香港大展拳脚,国语片和粤语片一起交汇,而外加新加坡与马来西亚电影势势力的加入,香港电影达到了自1897年最繁荣的一次。

左;白杨;中:夏梦;右:李丽华

因为成本的低廉和大众娱乐的广泛普识,港产片的市场逐渐被扩大,大家都想抢蛋糕吃,于是当时风头无两的电懋遇上了后来一统天下的邵氏。

邵氏的背景非常雄厚,四兄弟原本是做戏院生意的,有财就不怕失败,邵逸夫的接管也使得邵氏把从制作、发行到放映全部垄断,一如黄金时代的好莱坞,邵氏将电影产业进行了大规模的制作现代化,邵氏影城也由1961年落成,邵氏成立12年里,就有300部电影的产生。

可见香港电影的第一个阳春,是靠勤劳和不断地尝试铺垫而成,允许所有的可能发生,再优胜劣汰,形成良性竞争。 香港在二次世界大战之后成为了人才的避难所,来自五湖四海的优秀人才都涌入香江,工商业、金融、文化全都聚集在了这里,香港将区域性的特点发挥至大,人才密集,技术人员在经历过战乱之后,更愿意用心工作,承担超出本身的任务工作。

另外,二战前粤语片的制作中心得以保留,在殖民地的身份下反而收到了西方国家的保护政策,使得文化产业更能顺水推舟,西方先进的技术也被带入香港。 当地政府也有良好的促进本地文化产业的政策,不仅时常给予创作者极大的优惠便利,对于创作者干预也非常少。在这一点上,现在的内地华语电影是与当年的港产片最为明显的区别,也是现代华语创作者最为苦恼的限制之一。

空山灵雨

到了60年代,香港成为东亚最大的电影输出地。不管是沿海一带还是越南、马来西亚、新加坡,各地的华语都爱看港产片。华人素来喜欢挣块钱,产量的迅速和门类的五花八门,满足了世界窥探香港这个特殊地域的想象。也同时因为竞争的激烈,一些小的电影公司纷纷倒闭。

年期间,港片的产量甚至高过了好莱坞。

正在港产粤语风头正劲的时候,国语片的盛兴却将其割腌,由于粤语电视台的出现,观看粤语电影的人数急剧下降,在邵氏和嘉禾的主导之下,国片雄踞而起。究其原因,还是因为像当初风靡世界的李小龙电影居然是国语?

《精武门》双节棍片段

但是语言终究只是制作环节上的一小部分,真正的产业变革是因为嘉禾的创新与邵氏的勤勉,两位巨头都在场景的布置、人物的性格以及剧本的打磨上下了不少功夫。 此时的香港电影已经步入稳定阶段,想要突破瓶颈,再创辉煌,必定需要痛定思痛的决心和天马行空的创意,争第一难,永远做第一更难。

由此产生的香港电影的变化便是制作上的认真程度,虽然港产片总是避免不了其粗糙的劣根性,但是电影人对于整体创作的考究也被提上日程,此时的香港电影已经不再是现在所说的具有“B级片”的模样,而是可以媲美好莱坞的制作水准。 这些对于发展极为不稳定的国产华语电影而言,也是极为稀缺的。

在挣块钱的同时如何保证自己每时每刻在进步尤为重要。许多电影创作者在抱怨制度时,未能认清自身的创作限制,一味地模仿西方电影,而遗忘了我们的主要市场环境以及创作本土特色。

粤语片的回归归功于香港的喜剧电影,邵氏的《七十二家房客》,随后的《猛龙过江》,再由许冠文带领的讽刺意味的社会喜剧彻底将粤语片复苏。而对于吸引西方观众的功夫片而言,成龙与洪金宝的动作喜剧无疑又是一剂致命的迷魂药,香港电影继续以其多产、多变的特色蓬勃发展。

正在港产片急速上涨,电影行业内竞争白热化时,1977年香港国际电影节诞生,于是提醒着电影创作者回顾历史,结合当下的创作思想被根植于香港的电影人内。港产片的一大变革明显,便是“新浪潮”的诞生。

由一批或游学回来或在电视台工作的年轻人为港产片注入新的命脉,颠覆了以往传统港产片的戏剧底蕴,形成了个性鲜明的全新血液创作,与过去做了一次完美的转身告别。

许鞍华、谭家明、林岭东、徐克、黄志强,他们不再像上一代电影人,以拍摄旧中国为题材,而是放眼当下,以生活息息相关的内容为素材,针对时下人民的生活体验进行思考和创作,甚至有不少实验性的尖锐作品,其中许鞍华的《投奔怒海》更是创下票房纪录。

投奔怒海

70年代中期,香港本地戏院的上座率保持在6500万左右,香港的整体经济也愈发壮大,香港市民生活富裕,对于娱乐化的需求也日渐滋长。而东南亚也成为了好莱坞和香港分割天下的主要战场。

时势造英雄。做鸡头的永远不知道鸡尾啥时候被人吃了。邵氏的倒下,嘉禾的兴起,却被后来的毛头小子新艺城所赶超。 新艺城七怪至今都活跃在香港电影圈内,避开武打片,新艺城主推的是粤语喜剧以及一些文艺作品,以《最佳拍档》为例,有着“邦德电影”的痕迹,却又根植香港本土,打造出属于香港自己的喜剧英雄电影。

新艺城七怪

新艺城的卖座,还有一点尤为重要,那就是“包装”。对于一个电影如何从B到A,差的仅仅是他的品相好看与否,对于宣传上的下功夫也成为了日后香港电影乃至华语电影的运作惯例。

1986年到1993年,那是香港电影最后的黄金岁月,香港的娱乐行业空前繁荣,明星如雨后春笋般冒出,相关的艺人培训机构及选拔节目也应运而生,俨然是一套成熟完整的造星工程。不仅需求艺人本身的底蕴,还需要后期的大漠锤炼方可出世,这是一群经得起考验的艺人。

港姐李嘉欣

但是,港产片的没落也正与香港电影人的陋习紧密关联。台湾曾是港产片输出口最大的需求方之一,甚至有金马奖几乎全都有香港电影制作包揽,台湾方为了满足对于香港电影的渴求,不惜花重金投资和优惠港产片的发行。

但是世界是在不停运转的,1993到1995年间,美国好莱坞出奇招,以《侏罗纪公园》为代表杀入华语市场,同时,台湾本土的明星出现,林青霞等的电视明星占据了台湾民众的生活,港产片节节败退,当初杀得台湾电影片甲不留的港产片,没想到竟会被一只恐龙吓得瑟瑟发抖,不可谓十年风水轮流转。 再后来,亚洲出现金融风暴,中国收复香港,香港本地文化界兵荒马乱,没有人知道第二天将会发生什么,曾经风光无限的港产片不再,亚洲市场重新回归好莱坞,对于港产片的政策和份额都极具下跌。

《破事儿》

但是电影票价格却不减少,你需要花几十块钱去看一场电影,但只要花十几块钱就能买到一模一样的DVD,盗版使得本就不堪一击的香港电影市场再次崩坏。

港产片自此陷入危机,每年的产出量大不如前。

虽然港产片随后进入不温不火的阶段,直至今时今日的尴尬地步,但是有如林岭东导演在前不久的访谈中说道:“政策的改变是公平的,因为这些限制对于大陆还是香港或者其他地区都是一样不会变的,所以这些并不成为我们创作路上的最大困难。” 港产片,又或是现在的国产片,都应该以一种乐观且创新的态度去审视当下,如何开辟和颠覆,固守和保留,都是永恒的创作命题。 时代不是借口,时代是创作的催化剂。

教育部公布就业率低专业名单 15专业被亮红牌
河南省工商局:电话欠费停宽带属“霸王条款”
公交司机中途停车去买鱼 查实身份后将给予处罚

相关推荐